武钢徐武事件

编辑:威武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0 19:10:18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2011年6月10日,湖北有关部门联合调查组称,经精神疾病专家组鉴定,武钢炼铁厂职工徐武“患有偏执性精神障碍,建议监护治疗,定期临床评估”。目前徐武已办理出院手续,由其父承担监护责任。今年4月,真实版“飞越疯人院”在武汉上演:被精神病院监护治疗4年多的徐武从医院逃到广州,试图证明自己没有病。据徐武介绍,他与单位打了两三年官司被莫名送进精神病院。但他仅在广州待了8天,即被武汉警方带走。

武钢徐武事件事件由来

编辑
43岁的徐武本是武汉钢铁集团下属炼铁厂保卫科的一名工作人员。2003年始,因不满“同工不同酬”问题,徐武将工作单位告上法庭。一审败诉、二审驳回,不接受调解,只要“公正判决”,从此他开始了不断上访的生涯。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06年12月30日,徐武父母在武钢公安分局及信访部门工作人员“不签就判刑”、“工作都保不住”的巨大压力下,最终在确认送儿子到精神病院治疗的文件上签字。  自此,徐武被送进武钢职工二院精神科的特制病房,开始4年多的“治疗”生涯。
2011年4月19日,徐武模仿电影里的一幕场景,用床单包住窗户的两根铁栏,再用木棍搅动床单,铁栏松开。从武钢职工二院精神科的监护病房里逃脱。之后,他并未联系家人,而是一路向南,跑到广州向媒体寻求帮助。徐武向广州各大媒体投诉,称自己多年坚持上访,遭到前上司、原单位的“迫害”,被非法收治在精神病院长达4年时间。 4月27日,徐武和随后赶到广州的父亲徐桂斌,以及另一位江姓朋友接受南方电视台采访。离开时,徐武在南方电视台大院内被7名操武汉口音的男子“掳走”, 据监控录像显示,2名男子从出租车里拽出徐武,拉入另一辆出租车,其他几名男子则控制徐父,并夺走江姓朋友的手机。南方电视台记者随后赶到,在争执中,扣留一名男子送往广州当地派出所。后证实,该男子正是多次遭致徐武举报的武钢炼铁厂保卫科科长全霆。
徐武此后下落不明,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十名记者聚集武汉。他们要求武钢集团出示徐武患有精神病的证据,并告知徐武的藏身之处。
4月30日,武钢集团及钢城公安分局通过新华网发布消息,称徐武正在医院接受治疗。这一份将近千字的材料声称,徐武曾在2006年12月到北京“搞爆炸”,并最终被北京警方抓捕。并且,对其进行“精神病”收押治疗,系其父母确定并主动提出的结果。  而徐武父亲徐桂斌对多名记者强调,钢城公安分局在材料中所描述的“徐武涉嫌到北京搞爆炸”系刑讯逼供和人为造假的结果。在被钢城公安分局从北京抓回后,徐武向父亲透露,曾遭到钢城公安分局干警“刑讯逼供”,直到按照民警要求承认“到北京搞爆炸去了”。  徐武父母向多名记者出示三份分别来自武汉市精神病医院司法检定所和武钢第二职工医院的诊断证明。日期标注为2006年12月26日的一份司法鉴定文书,正是当年武钢第二职工医院“收治”徐武的依据。  据《南方都市报》相关报道,在2007年1月,徐武父亲与亲属前往探望徐武时,徐武曾称,这份司法鉴定报告系伪造所得。实际上,当时的徐武正因到北京陈情,而被羁押在拘留所,不可能在武汉接受精神病鉴定。  徐武在被强制“治疗”期间曾试图逃脱。武钢集团公司及钢城公安分局称,“2007年5月,徐武脱离医院监护,再度进京在天安门广场滋事,并伤害北京执法民警,后被单位带回继续住院监护治疗”。  2008年11月,武汉市精神病医院司法检定所再次对徐武做出鉴定。这份编号为“武精医鉴字0810257号”的文书全文约2000字,从病理学角度对徐武的“病情”做出了全面的判定。最终,武汉市精神病院鉴定认为,“徐武不能深入交谈,仍坚持(遭遇)司法不公”。同时,鉴定文书指出,徐武符合CCMD—3中“偏执型精神病”的诊断标准。而这一次,鉴定机构的结论是———“继续住院”。  2009年,徐家曾委托北京的律师和一批精神病专家试图对其进行营救,但被宣布“无权见人”。  2011年5月2日,徐武出逃广州又被抓回武汉后,在多名记者的帮助下,北京地平线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律师黄雪涛与徐武的父母签署委托协议,为徐家提供法律援助,代理徐武维权事宜。  但是,5月3日,在徐武被抓之后第六天,徐武父母被武钢方面带走,经过多日寻找,记者无法与徐武父母取得联络。  而武钢原本定于5月4日上午举行的新闻通报会随后也取消。

武钢徐武事件事件追踪

编辑
2011年6月10日,湖北省有关部门联合调查组说,经精神疾病专家组鉴定,武钢炼铁厂职工徐武“患有偏执性精神障碍,建议监护治疗,定期临床评估”。
联合调查组自5月6日成立以来,对徐武事件相关情况进行了全面调查。经查,2006年12月,徐武扬言“搞炸药,到北京天安门炸”,其后进京,北京警方在北京大学国际交流中心入口处将徐武查获,从其身上搜出三张抄有炸药配方的纸片、一把电工刀及一袋涉爆原材料,将其移交武汉警方。武汉市公安局钢城分局依法对徐武立案侦查,并刑事拘留。审理期间,警方发现徐武行为异常,为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委托具有司法鉴定资质的武汉市精神病医院,依法对徐武进行司法精神医学鉴定。徐武父亲徐桂斌为了免除徐武法律责任,也提出了精神病鉴定要求。武汉精神病医院出具司法精神医学鉴定意见书,结论为“徐武患有偏执性精神病”,“建议长期监护治疗”。徐武父亲徐桂斌未提出异议。2006年12月31日,警方依法撤销案件,解除对徐武的刑事拘留。徐桂斌送徐武到武钢二医院精神科接受治疗。
2007年3月,徐武脱离医院进京滋事,用荧光灯管破片划伤一执勤民警手腕,被武钢炼铁厂接回继续住院治疗。
2008年11月7日,应徐武父母的要求,受武汉市公安局钢城分局的委托,武汉市精神病医院第二次对徐武进行了司法精神医学鉴定,结论仍为“偏执性精神病”。
2011年4月19日,徐武再次出走。应武钢二医院、武钢炼铁厂报警,武汉市公安局钢城分局依据相关规定,根据徐武曾多次滋事伤人的情况,考虑其具有危害公共安全和他人人身安全的行为可能,遂派民警与厂方人员一同前往广州寻找徐武。4月27日,民警与厂方人员在广州找到徐武,将其带回武钢二医院继续住院治疗。
5月12日,因徐桂斌提出书面申请,武钢炼铁厂委托湖北省人民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对徐武进行医学鉴定。鉴定过程中,鉴定所邀请了上海精神卫生中心、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两名专家到汉进行咨询。鉴定所鉴定意见为:“徐武患有偏执性精神障碍,建议监护治疗,定期临床评估”。
鉴于徐武监护人徐桂斌要求接徐武回家,武钢炼铁厂和武钢二医院表示尊重监护人意见,并已告知徐桂斌,徐武是偏执性精神障碍患者,需要继续治疗。如接回家,其监护责任由徐桂斌承担。徐桂斌同意承担监护责任,已在武钢二医院办理徐武出院相关手续,徐武已出院。[1] 
参考资料